返回第一八四章温情第脉脉的云彰  明天下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第一八四章温情脉脉的云彰

    很多时候,把一些神秘莫测的事情说开了之后,就没有任何神奇可言。

    云昭的神奇经历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笛卡尔先生作为一位哲学家,数学家,物理学家,在深入的研究了云昭之后认为,大明皇帝云昭是一个有着前瞻性目光的人,这个皇帝以极大的胆略认为新学科才是人类文明发展的最前端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敢于将梦想照进现实的皇帝,也是一个勇于实践新科学的皇帝,在开创与实践的道路上,他一次次的获得了胜利,最终,将一个贫穷,战乱的明国,带入了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光明大道上。

    不仅仅于此,大明国上下对于新学科都抱着极为宽容的态度,人们积极支持新的发明,新的发现,并且对未来充满了好奇心。

    如同大明皇帝云昭所言——只有大明,才具有让新学科生根发芽的土壤,只有大明,才会尊重那些充满智慧,并且对人类未来非常重要的学者。

    在大明,学者们不仅仅会有非常好的学术氛围,还会获得这个国家乃至人民的全力支持。

    这里堪称是新科学的世界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数学家,物理学家,他喜欢这里的一切,而作为一位哲学家,一位社会学家,他也能感受到大明对欧洲浓浓的恶意……

    老友帕斯卡就要来了,笛卡尔渴望早日见到这位睿智的朋友,尽管他的年龄比自己小的多,笛卡尔依旧认为帕斯卡是他的良师益友。

    他希望能从这位良师益友的身上,得到一个可以让他安心睡眠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人只不过是一株芦苇,本质上是最脆弱的东西,但他是一株会思考的芦苇。……所以我们所有的尊严都在于思考……通过思考,我们理解世界。”

    笛卡尔先生低声吟诵者老友帕斯卡的名言,牵着小艾米丽的手路过了一间浓香四溢的蛋糕店。

    小艾米丽停下了脚步,目不转睛的盯着一只卷尾巴的黄狗,而这头卷尾巴的黄狗却没有看她,只是深情的看着一只蹲在蛋糕店橱窗前的橘猫。

    橘猫虔诚的瞅着刚刚出炉的一只蛋糕……

    笛卡尔先生先是注意到了外孙女的变化,然后就循着外孙女的目光看到了那只卷尾巴的黄狗,再顺着黄狗的目光看到了橘猫。,最后看到了导致这个小小时空停止运转的罪魁祸首——蛋糕。

    笛卡尔先生深知节点的重要性,于是,他掏出几枚铜钱,放在那个老迈的法国蛋糕店老板娘的面前,取回了蛋糕,放在橘猫的面前。

    平衡一瞬间就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橘猫开始吃蛋糕,深情的黄狗变得凶恶,而艾米丽也不再喜欢这只凶恶的黄狗,催促着外祖父快快离开这片即将成为战场的地方。

    笛卡尔先生真的很喜欢玉山。

    这里的夏季很凉爽,却不潮湿,空气中偶尔会有风信子的味道传来,让他的心情更加的愉悦。

    在风信子田的后边,就是一片紫色的薰衣草田,这片田地很大,据说,以前是供应玉山书院食堂物料的农田,自从书院的人发现,在山上种粮食是一种极大的浪费之后,这里就成了花海……

    花海里有农夫正在收割薰衣草,这些薰衣草会被送去香料作坊,最后被制作成价格昂贵的香水。

    一个身穿背带裤的欧洲男子,戴着一顶硕大的草帽,从薰衣草田中站起来,他看起来有些劳累,见穿着短风衣的笛卡尔先生牵着身穿长裙的小艾米丽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看到了熟悉的衣着。

    他就悲伤的唱道:“您是去斯卡波罗集市吗?

    芜荽,鼠尾草,迷迭香和百里香。

    代我向那里的一个人问好。

    她曾经是我的挚爱,

    请让她为我做一件麻布的衣裳。

    芜荽,鼠尾草,迷迭香和百里香。

    不用针线,也不能有接缝。

    这样她就会成为我的真爱。

    请她为我找一亩土地,

    芜荽,鼠尾草,迷迭香和百里香。

    要在那海水和海滩之间,

    这样她就会成为我的真爱。

    请她用皮做的镰刀收割庄稼,

    芜荽,鼠尾草,迷迭香和百里香,

    再用石南草札成一堆。

    这样她就会成为我的真爱。

    您是去斯卡波罗集市吗?

    芜荽,鼠尾草,迷迭香和百里香。

    代我向那里的一个人问好,

    她曾经是我的挚爱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英国人,口音更加靠近苏格兰,他的声音很温柔,于是,这首歌也被他唱的很动听。

    笛卡尔先生停下了脚步,小艾米丽也惊喜的看着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原本站在花田里劳作的欧洲人,大明人们也纷纷站直了身子,看着这个男人将这无边无际的花田当做自己的舞台。

    整段旋律弥漫着甜蜜而忧伤的悠远意境……

    很多人即便是听不懂这个人的英国话,这并不妨碍他们能从旋律中间听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欢喜。

    笛卡尔先生听得眼眶湿润,就在他想要与那个英国人攀谈一下的时候,那个英国人却俯下身,努力的收割着薰衣草。

    笛卡尔先生停下脚步,神情黯然的准备带着小艾米丽离开。

    “日安,笛卡尔先生。”

    一个身着青袍得年轻人也站在花田中,不过,他手上没有镰刀,只有一束看起来非常美丽的薰衣草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人头上戴着一顶金冠,牢牢地将他的头发固定在头上,他的笑容很好看,就是那一双蕴含着笑意的眼睛,却有一丝丝的疏离感。

    “日安,年轻的先生。”

    年轻人走出薰衣草田,将手里的薰衣草花束送给了小艾米丽,小艾米丽很有礼貌的收下了花束,还提着自己的裙摆向这位年轻人行了一个淑女礼。

    年轻人笑着还礼之后,就对笛卡尔先生道:“我是您的学生,我的名字叫做云彰。”

    笛卡尔先生的眉头微微皱起,瞅着这个年轻微微弯腰道:“见过皇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云彰避开了笛卡尔的礼仪,以学生礼拱手道:“这里没有皇子,只有您的学生云彰。”

    笛卡尔先生道:“皇子殿下已经毕业了,怎么又成了我的学生呢?”

    云彰有些调皮的摊摊手道:“我本来将要成为帝国的铁道部长,可是,我至高无上的父亲认为,我就是玉山书院流水生产线上出来的一个普通商品,需要进一步的雕琢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的老师是徐元寿先生,据我所知,在明国,背叛自己的老师并不是一个高尚的行为。”

    云彰摇摇头道:“我不一样,因为是储君的关系,需要让自己处在一个不断上进的过程中,至少,在我成为皇帝之前,必须是这个样子的。

    而新学科,就是我接下来要重点了解的学问。

    我的父亲甚至将新学科称之为科学,还说科学的未来不可限量,我身为储君,如果不能细致的了解科学,将是我人生路途上的一大缺憾。

    还有,我父皇还把招待帕斯卡先生一行人的重任交给了我,同时,也必须由我来监督验收即将完工的大明皇家理工学院,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公务,我需要得到先生您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笛卡尔先生微微愣了一下,不解的道:“不是说帕斯卡先生到来之后也将进驻玉山书院吗?”

    云彰潇洒的将手背在身后学着父亲的模样道:“玉山书院已经有了您,帕斯卡先生再进驻,对您来说将是一种羞辱,所以,我父皇决定,拿出六百万个银元,在美丽的终南山下,重新为帕斯卡先生一行人建设一座辉煌的学院。”

    笛卡尔先生摇摇头道:“我不认为帕斯卡来玉山书院是对我的羞辱,相反,我极力期盼帕斯卡先生能早日入驻玉山书院,如此,才是最好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云彰笑道:“先生,您忘记了您跟徐元寿先生在望月峰上的谈话了,徐元寿先生认为您建议的接纳欧洲学子的事情非常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我父皇也认为,不能就这样将欧洲的著名学者都接来大明,而不给欧洲任何的补偿,这对欧洲是不公平的,也是不善良的。

    鉴于欧洲目前的局面,那里已经容不下一方安静的书桌了。

    所以,我父皇决定,将在欧洲分别设立以您与帕斯卡先生名字命名的奖学金。

    一个是笛卡尔奖学金,一个帕斯卡奖学金。

    笛卡尔奖学金主要资助的是有志于科学研究的青年学者,让他们衣食无忧的专心进行自己的科学研究,早日为人类的进步作出应有的贡献。

    而帕斯卡奖学金,面对的是欧洲那些有着很高新学科天赋的孩子,不分男女,只要他们愿意来,大明将会承担他们的所有生活费用,以及不菲的金钱奖励。

    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欧洲培养足够多的可持续发展的人才,如此,也能减轻先生们因为背井离乡不能参加祖国建设的愧疚之意。”

    笛卡尔先生狐疑的瞅着云彰道:“有人数限制,或者有其它要求吗?”

    云彰摇摇头道:“我父皇唯恐不能回报欧洲,对人数是没有任何限制的,如果官方的拨款不足,他将启用皇家库藏来做后续的资金支持。

    至于要求,只有一个微不足道的要求。“

    笛卡尔先生道:“什么要求。”

    云彰笑道:“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求这些要来大明的年轻人,或者孩子,至少要会说,会写大明的语言。我想,这个要求也算不上什么要求吧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